当前位置:主页 > I艺生活 >《八月照相馆》二十週年:许秦豪早期作品的生死离别 >正文

《八月照相馆》二十週年:许秦豪早期作品的生死离别

每次向朋友聊到电影时,笔者总会好奇问及观赏韩国电影的事。在朋友的经典爱情电影清单当中,郭在容的《我的野蛮女友》、《假如爱有天意》总是榜上有名,而许秦豪的《八月照相馆》、《春逝》等电影却甚少被提及。可能朋辈比较年轻,所以不知道许秦豪的电影。还是郭在容这两部作品已经被人理解为「以大团圆结局」的「纯爱电影经典」,同时成为电视台一再重播的作品呢。

或许种种因素无法立即釐清,笔者至少确定一个事实:对于上一代影迷,《八月照相馆》是一部无法取代的经典作品。笔者撰写此文正值《八月照相馆》上映二十週年的八月下旬,同时代表许秦豪的执导生涯亦踏入二十年,故别有韵味。

四季有时,生死有命

在许秦豪为数有限的执导作品中,他作出过非常不同风格的尝试。然而,笔者始终钟情于他早期的作品,包括《八月照相馆》、《春逝》、《外出》及《幸福》。在这些作品中,总是充斥着生死与离别,特别以《八月照相馆》及《幸福》更明确。与其理解生死离别为「以身体为基础所象徵的新生命诞生或肉身逝去」,倒不如将其意涵看得更广,并安置于许秦豪早期作品的一贯哲理当中。

我们知道许秦豪的早期作品充满诗意,以温婉而平淡的方式,透视出人物情绪及其处世方式的细腻变化。他通过描述人物因应季节或岁月转变,一再显现出人会自然地作出相应的情绪或心境改变。人和自然之间的互动及融和,就在他的作品中随处飘逸。这种隐而不彰、难以言喻的意境,就像晚秋令人莫名地揪起愁绪,既似突如其来,又似一直都在。

我们知道许秦豪出身于延世大学哲学系,毕业后到大宇电力公司工作,放弃了读哲学硕士的机会,想必他对哲学研究亦有相当程度上的掌握。加上他自中学读过道家老庄的哲学后,一直有选读唐诗的喜好,故猜想他对人与自然、生存意义等问题的想法亦会有意无意地渗透于作品中。我们不应过度诠释他的作品为表现道家思想中人与自然合一的想法,但也不能忽视这些背景对作品创作的潜在影响。

《八月照相馆》作为许秦豪的处男作,已经默默为之后几部作品定下基本的风格。「生死」与「离别」一直是他早期作品的核心,《八月照相馆》以首尾呼应的两场葬礼表明,由始至终探讨男主角永元(韩石圭 饰)如何面对绝症令生命进入倒数的阶段下经历恋爱;《春逝》男主角尚优(刘智泰 饰)告知坚持要等丈夫回来的嫲嫲「爷爷已经死了,他不会回来的了」;《外出》男主角仁书(裴勇俊 饰)及女主角舒英(孙艺真 饰)因各自的伴侣发生交通意外,造就两人相恋的契机,最终仁书妻子康复,而舒英丈夫身亡;《幸福》以男主角永洙(黄政民 饰)及女主角恩熙(林秀晶 饰)于疗养院面对疾病缠绕的经过为主线,途中永洙目睹好友大叔自尽及恩熙的离去。

这些片段表面上将生死归纳成人生在世的自然阶段,就如同一年四季必有更替,而人当下的情绪和历经岁月沖涮的心境亦会随之有所转换。无法輓留,亦无法强求。

情爱路途,犹如四季更替

然而,我们可以进一步将生死展现于成爱情的状况。许秦豪关键地掌握到众多人性情感当中,最能够体现犹如四季自然更替的就是爱情。恋爱初期双方含蓄的表达犹如春天的甘露,清甜而内敛。及后绽放出闪耀而炽热的光芒,犹如夏天的暖意。时间久了就犹如永元的镜头或尚优的录音,霎时心动,却又转眼即逝。

另一方面,爱情必然历经四季的变化,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顺利走出伤痛。这些人的爱情只有「更换」到寒冬就止住,无法过渡成以新生的爱情作「替换」。在冷雨夜中与儿子黯然地乾烧酒的尚优老爸,还是患上老人癡呆症却坚持等丈夫回家的尚优嫲嫲,他们也是活于过去的人。


若然作品止步于此,未免过于倚重凄美的魅力。许秦豪早期的作品中,恋人总是无法共谐连理,却又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下去。恩熙离世却令永洙再次投入疗养院的生活;舒英在窗边那幕令人联想起永元的远望,暗示她或许有日可以再度紧抱仁书入怀;尚优最终在嫲嫲怀内嚎哭而得到释放;德琳(沈银河 饰)最后面带笑容地退场,而永元如此总结这段恋爱的生死离别:「我终于明白就像我看过的无数张照片一样,爱情,也会变成永远的回忆。妳让我在美丽的爱情中悄悄离去。我要对你说,谢谢,再见」。

我们无法逃过自然的调和,纵然生死有命,我们却可以选择如何看待生死与别离。凄美而动人,平淡而深刻,正正是许秦豪早期作品的特色。

文章标题: 《八月照相馆》二十週年:许秦豪早期作品的生死离别

推荐文章